<dl id='e3hy5'></dl>

    <acronym id='e3hy5'><em id='e3hy5'></em><td id='e3hy5'><div id='e3hy5'></div></td></acronym><address id='e3hy5'><big id='e3hy5'><big id='e3hy5'></big><legend id='e3hy5'></legend></big></address>

  1. <tr id='e3hy5'><strong id='e3hy5'></strong><small id='e3hy5'></small><button id='e3hy5'></button><li id='e3hy5'><noscript id='e3hy5'><big id='e3hy5'></big><dt id='e3hy5'></dt></noscript></li></tr><ol id='e3hy5'><table id='e3hy5'><blockquote id='e3hy5'><tbody id='e3hy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3hy5'></u><kbd id='e3hy5'><kbd id='e3hy5'></kbd></kbd>
    1. <fieldset id='e3hy5'></fieldset>

        <i id='e3hy5'><div id='e3hy5'><ins id='e3hy5'></ins></div></i>

        <span id='e3hy5'></span>

          <ins id='e3hy5'></ins>
          <i id='e3hy5'></i>

          <code id='e3hy5'><strong id='e3hy5'></strong></code>

          優美的人生哲娜美禁圖理散文

          • 时间:
          • 浏览:12

            散文的特點是形散神聚。散文的取材十分廣泛,人間萬象、宇宙萬物、各色人等、宏觀微觀無不涉及,而這些材料一旦出現在文章中,就立即刻上瞭作者的主觀感悟!

            人生哲理經典散文欣賞篇一:人與書之間

            弄瞭一陣瞭尼采研究,不免常常有人問我:“尼采對你的影響很大吧?”有一回我忍不住答道:“互相影響嘛,我對尼采的影響更大。”其實,任何有效物新聞記者不僅是吸收和接受,同裡也是投入和創造。這就的確存在人與他所讀的書之間相互影響的問題。我眼中的尼采形象摻入瞭我自己的體驗,這些體驗在我接觸尼采著作以前就已產生瞭。近些年來,我在哲學上的努力似乎有瞭一個明確的方向,就是要突破學院化、概念化狀態,使哲學關心人生根本,把哲學和詩溝通起來,尼采研究無非為我的追求提供瞭一種方便的學術表達方式而已。當然,我不否認,新聞記者尼采著作使我的一些想法更清晰瞭,但同時起作用的還有的我氣質、性格、經歷等因素,其中包括我過去的讀書經歷。有的書改變瞭世界歷史,有的書改變瞭個人命運。回想起來,書在我的生活中並無此類戲劇性效果,它們的作用是日積月累的。我說不出對我影響最大的書是什麼,也不太相信形形色色的“世界之最”。

            我隻能說,有一些書,它們在不同強烈共鳴,在我的心靈歷程中留下瞭痕跡。中學畢業時,我報考北大哲學系,當時在我就學的上海中學算爆瞭個冷門,因為該校素有重理輕文傳統,全班獨我一人報考文科,而我一直是班裡數學課代表,理科底子並不差。同學和教師差不多用一種憐憫的眼光看我,惋惜我誤入瞭歧途。我不以為然,心想我反正不能一輩子生活在與人生無關的某個專業小角落裡。懷著副手人類全部知識的可笑的貪欲,我選擇哲學這門“凌駕於一切科學的科學”,這門不是專業的專業。然而,哲學系並不如我想象的那般有意思,刻板枯燥的哲學課程很快就使我厭煩瞭。我成瞭最不用功的學生之一,“不務正業”,耽於課外書的新聞記者上課時,課桌上擺著艾思奇編的教科書,課桌下卻是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其、屠格涅夫、易卜生等待讀得入迷,教師課堂提問點到我,我站起來問他有什麼事,引得同學們真人做爰視頻哄堂大笑。說來慚愧,讀瞭幾年哲學,哲學書沒讀幾本,讀得多的卻是小說和詩。我還醉心於寫詩,寫日記,積累感受。現在看來,當年我在文學方面的這些新聞記者和習作並非徒勞勞,它們使我的精神趨向發生瞭一個大轉烴,不再以知識為最高目標,而是更加珍視生活本身,珍視人生體悟。這一點認識,對於我後來的哲學追求是重要的。我上北大正值青春期。一個人在青春期讀些什麼書可不是件小事,書籍,友誼,自然環境三者構成瞭心靈發育的特殊氛圍,其影響畢生不可滅。幸運的是,我在這三方面遭遇俱佳,卓越的外國文學名著、才華橫溢的摯友和優美的燕園風光陪位著我,啟迪瞭我的求真愛美之心,使用權愈發厭最新版影視大全棄空洞醜陋的哲學教條。如果說我學瞭這麼多年哲學而仍未被哲學敗壞,則應當感謝文學。

            我在哲學上的趣味大約是受文學熏陶而形成的。文學與人生有有解之緣,看重人的命運、個性主主觀心境,我就在哲學中尋找類似的東西,最早使我領司哲學之真諦的書是古希臘哲學傢的一本著作殘篇集,赫拉克利特的“我尋找過自己”,普羅塔哥拉的“人是萬物的尺度”,蘇格拉底的“未經省察的人生沒有價值”,猶如抽象概念迷霧中聳立的三座燈塔,照亮瞭久被遮蔽的哲學古老航道。我還偏愛具有懷疑論傾向的哲學傢,例如笛卡爾、休謨,因為他們教我對一切貌似客觀的絕對真理體系懷著戒心。可惜的是,哲學傢們在批判早於自己的哲學體系時往往充滿懷疑精神,一旦構築自己的體系卻又容易陷入獨斷論。相比之下,文學藝術傷口就更能保持多義性、不確定性、開放性,並不孜孜於給宇宙和人生之迷一個終極答案。長期的文化禁錮使得我這個哲學系學生竟也無緣讀到尼采或其他現代西文人的著作。上學時,隻偶爾翻看過蕭贛譯的《札拉斯圖拉如是說》,因為是用文言翻譯,譯文艱澀,未留下深刻印象。直到大學,才有機會系統閱讀尼采的作品。

            我的確感覺到一種發現的喜悅,因為我對人生的思考、對詩的愛好以及對學院哲學的懷疑都在其中找到瞭呼應。一時興發,我搞起瞭尼采作品的翻譯和研究,而今已三年有餘。現在,我正準備同尼采告別。讀書猶如交友,再情投意合的朋友,在一塊耽得太久也會膩味的。書是人生的益友,但也僅止於此,人生的路還自己走。在這路途上,人與書之間會有邂逅,離散,重逢,決別,眷戀,反目,共鳴,誤解,其關系之微妙,不亞於人與人之間,給人生添上如許情趣。也許有的人對一本書或一位作傢一見傾心,愛之彌篤,乃至白頭偕老。我在讀書上卻沒有如此堅貞一的愛情。倘若臨終時刻到來,我相信使我含恨難舍的不僅有親朋好友,還一定有若幹冊體己好書。但盡管如此,我仍不願同我所喜愛的任何一本書或一位作傢廝守太久,受染太農會,喪失瞭我自己對書對人的影響力。

            人生哲理經典散文欣賞篇二:有人送我一枝草

            1971年的夏天,我在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

            不知是到美國後的第幾天瞭,我去找工作回來,慢慢地往住的地方走。那時候身上隻剩下一點點錢,留下來是大問題,又找不著事情做,心裡很茫然。穿過學校時,我低著頭,走得很慢很慢。

            遠遠的草地上,那裡半躺著一個陌生的青年,好像十分註意地看著我。我感覺到瞭他的目光,但是沒有抬頭。他站起來瞭,又蹲下去從草地上拿瞭一樣什麼東西,然後向我走過來。

            他步子走得很大,輕輕地吹著口哨,看起來很愉快的樣子。

            由於不認識他,我沒有停步。

            一個影子擋住瞭去路。那個吹著口哨的青年,把右手舉得高高的,手上是一枝碧綠的青草。他正向著我微笑。

            “來!給你——”他將小草當作珍寶一樣送給我。

            我接住那枝小草,驚訝地望著,然後忍不住笑瞭起來。

            “對,微笑,就這個樣子!嗯,快樂些!”他輕輕地說。說完拍拍我的臉,摸摸我的頭發,眼神送過來一絲溫柔的微笑。

            然後,他雙手插在口袋裡,瀟灑地走瞭。

            那是我到美國後第一次收到的禮物。

            小草,保留瞭許多年,雖然連它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位青年的臉在記憶中雖然模糊瞭,可是直到現在,卻沒有辦法讓我忘記。

            很多年過去瞭,常常覺得欠瞭這位陌生青年一筆債,一筆可以歸還的債:將樂觀和快樂傳給另一些人。將這份感激的心,化做一聲道謝,一句輕輕的贊美,一個微笑,一種鼓勵的眼神——送給那些似曾相識的人,那些在生活中擦肩而過的人。

            我熱愛生活,十分熱愛。雖然是平常的日子,戈貝爾失去味覺新聞活著仍然是美好的。這份樂觀,來自那枝小草。將這份債,不停地還下去,將自己對生命的愛,不停地傳下去,這就是生存的快樂瞭。

            人生哲理經典散文欣賞篇三:放下包袱

            放下包袱,才能輕裝前進,才能盡享行走的快意,才能朝自己想去的方向走得更遠。

            從出生到孩童,到少年,到青年,到成人,一路走來,我們身上的包袱越加越多,我們的步子越來越沉重,而我們純真鮮活的靈魂,也日益變得面目全非,疲憊不堪,甚或是傷痕累累瞭。

            多少年來,我們步履匆匆地走新飛躍比弗利在路上,其實這路,也並非我們真心想要走的,適合自己心性的,更多是別人暗示的,或是自己盲目模仿的。別人學鋼琴,我汽車之傢也學鋼琴。別人考大學,我也考大學。別人北上廣,我也緊隨其後。別人買大房子,我也絕不要小房子。別人炒股,我也炒股……

            為瞭名,為瞭利,為瞭權,抑或為瞭色,我們行色匆匆,我們馬不停蹄,我們夜不能眠,我們甚至放棄瞭每一個可以讓肉體和靈魂得到休息的禮拜天,每一個原本可以來聽音樂喝茶的愜意午後。

            我們無暇欣賞春花的爛漫,我們沒空傾聽夏夜的蛙鳴,我們早忘瞭中秋的月缺月圓,我們面對鵝毛大雪再也發不出古代詩人的感嘆。

            我們是陀螺,我們是飛輪,我們造瞭那麼多永不停歇的機器,這還不夠,我們要把自己也變成機器——高速運轉的機器,為瞭那所謂的美好生活。

            我們總是嫌慢。我們用自行車替代瞭雙腳,用電動車、摩托車替代瞭自行車,用汽車替代瞭電動車、摩托車,然後用飛機替代瞭汽車,有朝一日,我們會不會用火箭和飛船替代掉飛機?若真有那一天,我們那健步如飛的腿腳,怕早已退化到不會像祖先那樣走路瞭。

            我們總是嫌少。衣服,我們總是少一件新的、流行的。食物,我們總是少一次大餐,少一口味道。住房,我們總是比鄰居、親戚、同學和朋友少幾十平米。薪水,總是太少,漲得太少,與老板們比太少,與明星們比太少,與領導們比太少,與老傢夥或年輕人比太少。

            我們總是嫌舊。房子舊瞭,我們要換新的。車子舊瞭,我們要換新的。傢具舊瞭,我們要換新的。橋舊瞭,我們要新修。燈舊瞭,我們新換。唯有孩子,我們不喜新厭舊。唯有妻子,雖然徐娘半老,我們有賊心沒賊膽,不敢換。

            我們總是愛比。和同學比,人傢發財瞭升遷瞭,再婚的媳婦更漂亮瞭。和朋友比,人傢的孩子上北大清華甚至留學美國瞭。和同事比,人傢都副高級職稱主任級別瞭。和領導比,人傢為啥動動嘴開開會就比我拿得多。和鄰居比,人傢的小狗狗為什麼聽話又可愛……

            我們整天思大王饒命這想那,忙忙碌碌,不亦樂乎。最終,卻大都難以如願。因為難以如願,所以我們整天悶悶不樂,一點兒也不開心,一點兒也不瀟灑,我們背負著沉重的包袱,被擠到江湖的邊緣上,尷尬地存在著。

            於是我們苦,我們累,我們怨天尤人,我們憤憤不平。

            然而,我們熱血沸騰、欲望叢生的腦袋卻沒有冷靜地想想:這一切都是為什麼?是不是別人要的生活就是我要的生活?是不是所有物欲都滿足瞭就真的快樂幸福瞭?是不是有錢就幸福?有名就幸福?有權就幸福?

            想得再遠一點,難道我們的祖先刀耕火種、耕田牧馬、餓食野果、渴飲溪水、住土屋、睡柴床就一點兒不幸福?難道李白杜甫王維蘇東坡們沒有寶馬豪車高速高鐵就寫不出動人的詩歌繪不出美妙的畫卷瞭?而歸園田居的陶潛就幹脆別活下去瞭?偏遠山區的村民們都得跳河自盡瞭?街邊的鞋匠、修車匠就該終年愁眉苦臉沒得活瞭?

          北京昨日新增例  細細想來,還是我們的“心”出瞭問題。什麼問題呢?——想要的太多。你不是想要自己的生活嗎?想要重拾丟失瞭很久很久的快樂嗎?那就從明天起,徹底放下包袱——別人或自己強加在身上的包袱,解放美國累計確診超萬例自己,找回自我,輕裝前行,簡單生活。

            ——是兔子,就不要和天鵝比高度,隻要跑得迅疾就行瞭。

            ——是猴子,就不要和大象比體量,隻要聰敏靈活就夠瞭。

            ——是斑馬,就不要和豹子比速度,要愛惜自己獨特的斑紋。

            ——是麻雀,就不要和孔雀比美麗,要守得住那份平凡自在。